时而沉默时而活跃的人类

类似朋友(原名诅咒谋杀) bl

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

虽然想想悲剧,但还是he……

有些人即使相遇,有缘却没有份。

在一起与不在一起。

并不重要。

第一章 是否相识

他与他……是什么关系?

今天是大学开学第一天,楚水秋经历了好几天的火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下火车,她累得成狗一样,还好来接的学长认出了她,给她帮了把手。

“谢谢,谢谢学长——啊!学长,你真帅!”

“多谢夸奖。”

却说她面前的学长,有一双剑眉如画,微微上翘的卷发,最亮眼的是他嘴边的一抹笑,和风细雨般令人着迷。楚水秋的心一下子被丘比特击中了。

“学长,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贾真命。”

学长淡淡地笑了笑。

楚水秋有些意外...

烟云行 第八章 干尸迷魂(终)+若干小剧场

“父亲,这样做是不对的!”
“悦儿她……”
崔庄倒是符合了关于大务想象中鬼庄的样子——阴气森森,鬼哭狼嚎,四面皆是密不见天日的林子。
“此地坐落在山上,但为何会这般模样?”苏雪藏拿着画轴仔细地对照了一番,才落下音,“就是此地。”
“苏姑娘,既然如此那就进去好了。”云雨务四处蹦跳着,也不知他在看什么。这时,胖子在一边抖索着,他感到很冷,这种冷大概是冷到了骨子里,破天荒地经历了数种险境的他有些承受不来了;与胖子不同的是阿莫,他似乎更加精神,眼神也比之以前更为有神。这有些奇怪,大务想。
“……有人来了。”阿莫突然开口说道。
众人一震,同一时间就躲进了草丛里。苏姑娘顺便设立了一道结界,好使别人看不到他们。
可来者并...

烟云行 第八章 干尸迷魂(一至二加番外)

第八章 干尸迷魂(一)
“……虽然不知道村长怎么样了,但是他快死了。”云雨务一脸懒懒洋洋地说出了这个事实。胖子颇为吃惊地转头,问:“烟雾,你何出此言?”
“大概是看到李村长脸上的笑容吧!胖子,你知道人将死的时候会预感到自己的死亡从而产生了一种特定的行为。”小红眉眼稍稍柔和,显出一种成熟的风姿。她起身,捡起村长遗落在椅子上的烟杆久久不语。
胖子也似懂非懂地点头。他迷迷糊糊一阵,然后看向云雨务问道:“唉!烟雾,你当初接任务的时候有没有仔细看任务内容?”他的言外之意,雨务自是了解。当时只是草草看了一遍,此刻回想倒有些困难,不过他也还是想起来了。
他略略思量片刻,道:“千月城干尸一事是同门师叔所发布...

烟云行 第七章 李家庄(全)

1.

“这里……没有人。”雪藏环绕周围一圈,却并没有发现那个梁大妈和其他人,“莫非是去追我了?这样也好,我一定要去救出小红姐姐!可是我并不知道小红姐姐在哪里……对了,姐姐给我的寻人蜂还没有被拿走,而小红的银针也在我手上。”雪藏忽然瞥到她肚子那里的衣服绣的小蜜蜂,她顿时欣喜了起来。
此刻,夜色深沉,群星满布天空;天上的星光璀璨,地上遥远的屋子里隐隐透出柔软的昏黄的灯光。附近蝉声四起,谱写出一首动人的夏夜的曲子。她站在群星之下,却比天空的星辰更加耀眼;在她的手心里一点金色的光芒散发出来,渐渐飞到她的眼前,寻人蜂起舞了。
沙沙,在雪藏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她慌张地将寻人蜂抱在手心里,害羞地看过...

烟云行 第六章 千月城郊(全)

现在……已经多久了,少女抬起自己逐渐苍白的面孔。
离小红姐姐被抓走已经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少女——也就是雪藏默默地念着:姐姐,姐姐……
从窗户里射下的阳光逐渐从草堆上偏离角度,昏黄的光线透射出清晰的灰尘。雪藏就被困在窗户不远处的一个草堆里,她的双手的指尖艰难地操作着针,在粗狂的麻绳中来回不断地穿梭着,点点摩擦着绳子,然后是一点一点地断开。
就快了啊!她心底这么想着,又促及到那个温柔的人,眼泪虽然没有落下,脸上却呈现了悲伤的样子——自己真是完全没用……去掉绳子之后,没有灵力能干什么呢?好像……姐姐在我的衣服里缝了好几道符,那么就用手将这些符奏效吧!
她这般想着的时候,天上的太阳挥洒着毫无温度的阳光,慢慢地...

烟云行 第五章 干尸(全)

1.

千月城里有一个名叫巡捕司的地方,那里居住着一群维护城中和谐的人,他们有着默认的生活方式,为了城主而奉献出一切。一般而言,修真者基本是无法掌控的,因为他们信奉着弱肉强食的原则,不过这些不能提到明面上来讲,在一些有比你更强的人的面前,而人大多数时候都是伪善的,这时候就需要一些方式了。由于上一次的大灾难,千月城也产生了新的变化,也就是巡捕司的诞生。
“那个不长眼的修士!明天让他成为干尸吧……”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大声地咒骂着。木三星是最见不得这种场面的,他皱着眉头瞬间移动到老太太的身边,握住她的肩膀。老太太立刻就僵住了,她停下咒骂,颤抖地说:“魔蛇大仙,饶了老朽这条命吧!”
木三星想开口解释,但...

奶奶的零食店1

本故事发源于游戏,所以游戏玩完了就停更。

请无视为什么故事里的是女孩子这里是男孩子的事实,呵呵……

——————

奶奶是个很和蔼的老人,她最近用她的老房子开了一家零食店。
我常常过去玩耍,顺便帮奶奶收钱,还有……吃零食!

我刚过来的那一天,奶奶的零食店里就一个小男孩,他流着鼻涕,手里握着一张10日元,他眼巴巴地看着柜台里的东西。我扫过去,那里的零食基本上就只能选一样。

奶奶似乎也很关注这个男孩,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地向鼻涕走来。
“川三,你要选什么呢?”奶奶慈祥地笑着。
鼻涕似乎很意外,他疑惑地问:“老奶奶,你怎么认得我?”
“昨天有个同学叫了你名字呢。”

奶奶慈祥地笑着,指了指鼻涕身后那...

烟云行 ( 1-4)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第一章 

在云家庄方圆百里之内,属星木派最为强大,但是修真界广袤无垠又岂是小小的星木派可以概括的。天下分为三个部分——以昆仑、蜀山为代表的中州地区,以蛊苗、山神为代表的南部,以蚩尤、九尾为代表的妖魔界,而星木派不过是中州的沧海一栗而已。

“山神?是碧师姐她们那边吗?”一个少年抛起写着这些事情的竹简,一上一下,好不乐乎;他是在问他对面的那位少年。那少年的头发比起周围的修真者要短一些,前面额头的头发几乎将鼻子以上的地区遮住,但还是隐隐看得出少年人的眼睛,那里波澜无惊;他后面的头发只是将一部分扎起,然后是披散着的。少年轻轻地偏过头,道:“大务,我还不知...

三个人的旅途(末世) 第四章 危机(上)

“哟!三德,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丧家之犬啊!”一脸坏笑的常眼镜为精英男包扎后就看到他低垂着头,一脸的不爽,但是……你好歹也是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就算做这个样子也没人安慰吧。精英男为自己的人缘而担忧中。

常眼镜想着就看向白景雨那边,许耳机正机智地让背后灵搭他的话。

“女神,你怎么把史莱克喀嚓喀嚓再咔嚓的。”许耳机眨着他那双长年盯着电脑的眼睛盯着白景雨。白景雨活动活动筋骨,半个眼神都没有留给面前她的崇拜者。

身体里多出了异状,白景雨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可以变成金属一般坚硬。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大脑瞬即就接收了一连串的信息,她轻轻一笑,对一边休息的李奶奶说:“下一个李奶奶就出手吧!”

“我信佛...

三个人的旅途(末世) 第三章 史莱克

“哟!三德,你回来了!怎么带了什么东西?”常眼镜是第二个发现精英男回来的人,白景雨只是默默看着不说话。

精英男现在感到十分地伤心,没有说话,而是将东西取下放在常眼镜。常眼镜捂住头,低笑了一声,然后才将背包拖过来打开看。里面是两个手电筒,几袋小吃和压塑饼干,一把小刀,几盒鱼罐头,最后是一本色情杂志。常眼镜将杂志拿出来,半天不说话。

而许耳机虽然是生气常眼镜取笑他,但是他转念一想男子汉大丈夫还是要不拘小节,于是他就宽宏大量地原谅了常眼镜。他低下头一看,看到常眼镜手里头那本色情杂志,偷偷地笑了。常眼镜偏头看了他一眼,又转了回去,不理他。

许耳机并没有笑多久,毕竟现在还有正经事要做的。他又看向背...

1 / 2

© a544765971z | Powered by LOFTER